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夏津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4 12:00:3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夏津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淄博根治白癜风的设备,安徽白癜风初期症状,天津白癜风会传染吗,云南能否根治白癜风 ,可以治好白癜风的偏方,湖北白癜风主要危害

原标题:在网吧住了4年的大学生“77哥”走出网吧4年了,他过得怎样?(组图)

靳爱兵在网吧住了4年,而今年是他走出网吧的第4年。如今说起“77哥”,这位早已远离舆论风口浪尖的新闻人物,或许人们已经记忆模糊。但这位从网吧里走出来的人,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和生活进行着一次艰难但必要的言和。他也想身体力行,带动更多人走上“脱网之路”。

今年是靳爱兵大学肄业第8年,种种迹象表明——他已同生活和解。

4年前终于发出的第一份求职简历上,他这样介绍自己:“因为挂科没能顺利从吉林大学毕业,有丰富的游戏经验。”

靳爱兵正面照。

2013年3月,靳爱兵在当地记者一次对大学北门“学苑”网吧的随机采访中被发现——昏暗的灯光下,77号座位里蜷缩着一位头发长长、衣衫老旧且有些气味的男生,他身边有一个破旧的行李箱。

据询问,他是2009年因为网络成瘾、挂科不计其数而肄业的计算机系学生,家在河北农村。记者发现时,是他待业住在网吧的第4年,切断了和家人乃至其他大部分的社会关系,也未谋得一份正当职业。

因为常年驻扎在“77号座”,网民给了他“77哥”的称呼。

而那次记者们的“搅局”在看似打破了他平静生活的同时,也给予了他走出网吧的决心。他也凭借着那次媒体报道,被一个IT公司的老总看中,在北京谋得第一份工作——软件开发程序员。

几个月前,靳爱兵决定和这家公司的十多位同事一起创业,在这家小小的创业公司中,他担任了软件研发部经理,手下有2位员工。

他笑称自己目前还是程序员中的“低收入”。靳爱兵现在租住在一个客厅打了隔断后的其中一间,月租金1500元。

恢复正常生活的靳爱兵这几年多了两个新爱好——“跑步、回复靳爱兵吧里的留言”。

靳爱兵说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百度贴吧里就有人建起了“靳爱兵吧”,一些和他一样有着网络游戏成瘾经历的人纷纷在这个贴吧中留言,“寻找靳爱兵”。靳爱兵也落落大方地尽力回复他们的提问和关切。

他告诉记者:“他们很多人都还没法儿一时间走出来,我能帮就帮一把。”

靳爱兵在网吧住了4年,而今年是他走出网吧的第4年。如今说起“77哥”,这位早已远离舆论风口浪尖的新闻人物,或许人们已经记忆模糊。但这位从网吧里走出来的人,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和生活进行着一次艰难但必要的言和。他也想身体力行,带动更多人走上“脱网之路”。

出网吧:大学里的“靳老师”,工作这4年去过约40多所大学

靳爱兵第一次向记者介绍自己现在的工作时,他描述为“教育行业”。不同于在网吧被发现时的“犀利造型”,他现在一头短发,一件白衬衫,一条米色裤子。“一个普通的公司上班族形象,总算是在人群里不扎眼了。”靳爱兵说自己最期待的就是“普通”。

他先后所在的两个公司的重要业务,均是为各大高校物联网实验室提供所需的软件和硬件配套。有时他也要作为主讲人,给实验室的老师和学生,对公司产品运用进行介绍。这种讲解,有时甚至是学生们选修“物联网”课程时,课堂讲授的一部分。于是,他便成了“靳老师”。

“他们的生活比我丰富太多了。”靳爱兵下了课,爱观察年轻学生谈论的话题,有时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他有些羡慕他们。

靳爱兵刚上大学时,在行李箱一股脑儿塞进去了军旗、五子棋、象棋等一共七八套崭新的棋盒。他觉得:“大学生活就是应该一起共享、一起在集体活动中找乐子。”

但后来这些棋几乎被闲置,只在宿舍停电时才偶尔用上。让靳爱兵和同伴们觉得狂热的,是网络游戏。大一时,一位同学推荐了一款叫做“魔兽世界”的“上班式游戏”——每天下午6时,玩家准时集合在电脑前进入游戏状态,联网开战。

刚开始还犹犹豫豫的他,逐渐在这个游戏中寻找到了驾轻就熟、水到渠成的快感。一发不可收拾,学业全线崩盘。

毕业那年,“没有拿到毕业证却要硬着头皮去找工作”。这对于本身不擅长交际的靳爱兵来说几乎是致命性的一击。他不敢回家面对父母说出实情。他说自己“理所当然地钻进了网吧里”,“再重头来一次,或许也是一样”。

“但是如果按照现在去大学里讲课沟通的交际能力,我早就应该从网吧里出来了,不会一直闷着。”靳爱兵对于自己的判断突然又有些矛盾。

他这四年因工作原因去过的大学中,也包括母校吉林大学。

第二次去学校,采访过靳爱兵的记者建议他回原来网吧看看。他径直来到自己的77号座前,看到位置上已有了别人。

靳爱兵向记者解释当年的“选址”:77号座靠窗、靠角落。坐在那个位置上,既不影响店里生意,也符合他“不喜欢嘈杂”的要求。

现在的靳爱兵,正扭转网吧那几年积累的“不大好”的生活习惯,强化着自己已经“走出去”的现实。

他原来在网吧练就了像骆驼一样,喝水少却不太容易口干的本领,这几年他一直强迫自己多喝水,买了一个保温杯带着走南闯北。

以前在网吧住时,他中午起床,凌晨入睡。但是多年白天日程安排紧凑的程序员生活,让他彻底结束了昼夜颠倒的生活。他甚至在早上8时以后就“很难睡了”。他在自己的手臂上几年佩戴着一个运动手环,在过去的大半年里,他以几乎每天步行1万步、晚饭控制饮食的方式减重7.5公斤。现在每天的晚餐,靳爱兵仅吃一些水果。

靳爱兵最近一次去吉林大学,是在2015年冬天。他发现自己住了四年的那家网吧已经关门了,取而代之的是校内学生档案的存放处。靳爱兵没有打听网吧的下落,他说:“我对它没有那么强的好奇心。”

除网瘾:“真正的网瘾是像我以前,太把虚拟当现实来信奉”

“我在网吧生活其实也很规律,是另外一种规律。”靳爱兵总结:在网吧住的4年多里,他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网瘾患者,而是在逃遁现实。

他的自我陈述得到了一个人的验证。在靳爱兵被人发现后,吉林大学校内的学生心理咨询师丁老师在一位媒体朋友的邀请下,和靳爱兵聊了聊。聊过后,他的初步判断是:现阶段的靳爱兵应该没有网瘾。

“不是通宵打游戏就一定是网瘾,我觉得真正的网瘾就在于像我以前那样太把虚拟当成现实来信奉。”这是靳爱兵对于“网瘾”看似有些小众的定义。

他说自己在毕业前有网瘾,但是通宵上网的时候很少;毕业后没了网瘾,却为了生计不得不昼夜颠倒固定时间打游戏。

靳爱兵说住在网吧的四年多里,每天都固定5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去玩一个“毫无挑战性但是容易赢”的游戏,每次赢了以后把胜利成果售卖给别的玩家,保证自己每月2000元左右的生活支出有着落。

每天,他在游戏里把该赚的钱赚了就停手。剩下的时间,他宁愿在网上看小说、电视剧。

网吧里有沙发,但是靳爱兵不怎么过去睡。他喜欢把两个沙发椅的椅背朝外,相对摆放,这是他的“床”。有的老同学在本校读研,偶尔会来找他吃饭、打游戏。

从网络游戏的狂热爱好者,到后来的只是玩一把,转变在他大四肄业的那个暑假。

刚上大学时,靳爱兵一度觉得自己被“高中时现实中的好朋友关系伤透了”。大二,因在《魔兽世界》的专业玩家圈子里“技术好,人品好”,他被一个汇聚100多名《魔兽世界》玩家的线上公会推举为副会长,威望很高,感觉很好。

然而后来,一场内部利益争夺的爆发,让他决定放弃,“我把他们当成一帮铁哥们儿,觉得虚拟世界的感情会比现实世界单纯,其实是我把虚拟太当真了”。

靳爱兵说:“我当时特别享受在游戏里,几十个玩家一起团结拼搏的样子,但我忽略了其实游戏里那些虚拟人物背后也是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人。只不过是在游戏中,彼此没有了道德和法律的约束,欲望甚至被放大了。”

至此,靳爱兵越来越坚定了一个信念:相比现实生活,游戏里的所谓轻松、单纯的人际关系,其实更加脆弱。

或许唯一还有些感情的网友,是一位白天黑夜总和他“保持一致在线”的、在河南读大学的同龄人方成(化名)。一起玩了3年以后,2012年的某一天,方成突然在游戏里和靳爱兵告别了,他告诉靳爱兵:“我准备回家了,你差不多也回家去吧。”

靳爱兵一方面觉得着实突然,另一方面却也开始对自己“走出网吧”进行心理建设。

方成回家后参加了培训班学习编程,半年以后从事了相关的软件开发工作。工作以后,方成和靳爱兵的话题从游戏内容变成了“何时回家”。

靳爱兵没有表态,但是他接受了方成的建议——每天晚上按照视屏资料自学两三个小时的编程。

这是重要的一步。

虽然每天依旧有向“77哥”请教游戏技能的网吧年轻人,但是靳爱兵自己的定位,已发生了强烈松动。

“我不会永远做职业游戏玩家的。”靳爱兵正告自己。

返乡记:父亲在靳爱兵回家那一刻,没有责备

“你为什么不回家?”这是当初被媒体聚焦时,靳爱兵最忌讳的问题。

当时采访他的记者金凯回忆,每当被问起,他总是盯着电脑屏幕,双手敲击出有节律的键盘声,善意而温和地笑而不答。

但是这几年,走出网吧后,靳爱兵变得十分爱回农村老家。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晒出了北京与河北张家口之间的往返火车票。

也就是靳爱兵走出网吧的那一年,他甚至发现自己晕车的毛病也忽然消失了,“可能就是提醒我多坐车回家看看吧”。

靳爱兵家里和以前一样,依旧种着好几十亩的土豆、玉米、向日葵、谷子。他在北京工作以后,凡是3天以上的节假日,都会主动回家中帮忙做农活儿。而在他读大学期间,即使是漫长无聊的暑假,他也刻意不回家,因为畏惧干农活儿,也有些畏惧在田里,被自己父亲的那双眼睛“盯着”。

从小,只要靳爱兵在干农活儿时有半点不像样子,就会受到父亲的斥责。同理,靳爱兵只要考试一出班级前三名,面对父亲他就会惴惴不安。“感觉他对我不是很满意,从来没有夸过我。”靳爱兵说。

在靳爱兵当年走出网吧后第一次返乡的火车上,他和跟随采访的金凯聊起父亲,靳爱兵把他形容成了“一尊神像”,极具威严。

父亲在靳爱兵回家那一刻,没有责备。

在家吃的第一顿饭,有些丰盛。其中有一种黄米面做的油炸糕点,是老家逢年过节才吃得到的。

靳爱兵渐渐放松下来。他回家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春耕。他一连在田里劳作了50多天,心无旁骛。

几个月后,他的第一份简历,用手机写成在网上发出。他渐渐认定去北京发展的决心,就像“任何刚从大学毕业的计算机系大学生一样”。

就这样,靳爱兵跟随着自己的信念来到了北京,一晃又四年。

新角色:“关键是我可以站在他的面前,这就是最大的一种帮助”

一个叫做“靳爱兵吧”的百度贴吧从2013年3月创吧以来,已汇聚100多人500多个话题。

靳爱兵决定也去注册一个贴吧账号为这些人答疑解惑。他在“靳爱兵吧”中的署名是“摔倒的酱牛肉”。

一般陷入网瘾困境的人在“靳爱兵吧”中最常见的自我表达方式,是在他人的发帖后面留言,相对比较隐匿。类似于:77哥,我现在也还有和你相似的经历,能否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

每次刷到这样的求助信息,靳爱兵都会认真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不要错过任何让他们内心多一点确信和走出来勇气的机会。”靳爱兵从来没有放弃过任何一条细碎但是可能助人的信息。他特地在自己内存不大的手机里下载了百度贴吧的APP。

“有网瘾的人如果能够给我打电话、要求见面,其实也是能够走出来的了。因为这些人已经知道向现实生活求助了。”靳爱兵说。

“当时如果有人推我一把,其实我应该也就出来了。”靳爱兵说自己那四年其实缺一个把自己“救上岸”的人。现在,他想成那个“拉别人一把”的人。

有次见面,两个人约在靳爱兵公司附近的一家小餐馆聊了1个多小时。

靳爱兵总是有意保护和他见面者的个人信息,他解释:“他们都还有自己的生活。其实见面说什么,一点也不重要,关键是我这样一个恢复过来、有了全新生活的人,可以站在他的面前。这就是最大的一种帮助。”

也有很多人,经历过和靳爱兵相同的因网瘾误学业的往事,纷纷来此写下过往,希望年轻人能够引以为戒。

贴吧里有人建议靳爱兵出一本自己传奇经历的书,靳爱兵留言:“经历都是财富,出书什么的就算了吧,码代码还行,码文字就算了吧。”

游戏里一起挣过生活费的方成去了天津工作,两人在现实生活中见面是在2014年。靳爱兵到天津出差,两个人在宾馆里一直聊工作近况,彼此很默契地没有提起玩游戏的事情。靳爱兵说:“那次见面没有聊游戏并不是因为克制,而是自然而然的淡忘。”

朱浩亮是温州大学心理学副教授,也是国内一个大型线上心理咨询平台的首席心理咨询专家。在他接触的“网络成瘾”的案例咨询中,他发现相对于中学生而言,成年人戒网瘾其实是一条更加曲折的路。

“成年人网络成瘾的原因其实更为复杂,他们往往并非真正沉溺于游戏本身无法自拔,而是因为他们的社会支持系统、人际关系等本身出现了问题,才使得他们进入网络世界遁世。”朱浩亮说很多成年人沉溺网络的原因或许会让很多人大跌眼镜。

一位原本在大学里是尖子生的年轻人,惶恐地向朱浩亮求助:他从小受到父母的压制,一上大学他就发誓,要把曾经没有完成的网络游戏,都玩一遍。

一位家境优越的年轻人,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寻求自我,因为父母坚持让其一毕业就继承家族企业,并且强烈反对他从事自己喜欢的音乐教育工作。

“针对成年人的网瘾症状,我们最后一步会做的是帮助他去寻找真正匹配于他的职业,而不是以关掉电脑作为最后的收场。一个成年人在现实生活中能够找到自己的价值所在了,他自然就走出网吧了。”朱浩亮对于自己的这个判断,把握十足。因为他知道一个成年人一旦走出了网吧,那就是真的走出去了,绝无拖泥带水的反复。

作者:杨书源来源上观新闻)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济南白癜风可能传染么